你烙🔥

Only for Jackson Yi.
台风乱炖

「古风」混沌

文/烙烙

洁白的雪带着斑斑血迹,血色渲染到海天交际,满地的尸首血肉模糊一片,这场战役的巨大伤亡宣誓着一切的结束.

这大多都是敌军的尸骨,军队护住了这片疆土.

[醉卧沙场君莫笑,古来征战几人回.]

万马奔腾,战场的荒凉带着瑟瑟寒风,直刺人心骨.

“将军,军师怕是已...”    奴人唯唯诺诺的说道

“闭嘴,继续寻找,三日之内,若是还找不到,斩首是问.”   将军冷言.

“可是将军你的伤...”

“本将军自己知晓,退下.”将军一挥衣袖,遣散众人

执起酒壶满上酒杯,指尖摩挲着杯壁,虎口那厚厚的茧是常年执剑留下的痕迹,觞酒入口,却抹不去那分哀愁,将军望着远方,又是几杯酒豪饮下肚.

军师,到底身在何处.

[策白马啸西风,若我醉,就醉死在梦中.]

战鼓擂动,千军万马,万箭齐发如雨下,火药味起,硝烟弥漫.

将军驰着骏马将军师护于身后,将军黑色的劲服军袍与军师白色的锦袍素衣相衬.

将军挥舞着黑金古剑,这把剑随他拼搏多年,刀下万千亡魂,与敌军照上面,将军毫不留情的下手,敌军反应不及撒手人寰.

将军奋勇杀敌直冲向前,却始料未及,敌军的主帅从后方偷袭,一剑刺向马蹄,马匹受惊之时,将军急于安抚马匹疏忽了身后的军师,敌军的主帅一把抢过军师将其掠走,骑着劲马呼啸着离去.

[随战鼓擂,刀剑呼啸如疾风,这伏兵还未动,即如弦上弓,山海啸箭万支火光涌.]

“将军...军师的下落有消息了...”    奴人跪在营帐殿中

“说!”

有人在敌军的营帐旁发现了火药爆炸过的痕迹,在临近爆炸中心的地方,发现了这个.奴人将东西双手递上.

这是军师的玉牌.

“敌军那贼人莫不是想轻薄军师,军师不从于是选择点燃火药同归于尽吧?”    奴人小心翼翼,生怕将军生气.

“退下!”  将军用力紧握玉牌,嘴里挤出几个字,紧皱的眉头却将他的情绪表露的一览无遗.

将军摸着手里的玉牌,忆着军师生前的画面,他们一起征战过无数沙场,赢下了万千江山.

军师死了,尸骨未存.

将军为了国赢下边疆,却失了军师.

[待战火燎原后,生死难与共,方知此情又多重.]

将军执起黑金古剑,身着黑色劲服军袍,手中紧握军师的手镯,锋利的古剑划过手腕,血流一地,将军选择了追随军师.

军师从来不会孤独,因为总有将军护其前后.

从此黄泉路上奈何桥边两相会,再续前缘,征战冥界.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评论(1)

热度(5)